首批免费师范生即将就业:教育系统准备好了吗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3 16:22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是全国唯一以培养小学教师为主的本科院校,它承担了绝大多数湖南免费师范生的培养任务,一定程度上,“一师”掌握了这个中部省份的未来

  当时,、蔡和森、何叔衡、任弼时、李维汉、谢觉哉、李达、田汉、孔昭绶、杨昌济??包括曾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谭延 ,聚集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以下简称“一师”)。而他们之前,走进这座校门的还有陈天华、黄兴等人。

  那是一个灿若星辰的年代,以至于当讲述“第一师范”的连续剧《恰同学少年》在2007年夺得央视收视率第一时,人们发现:李维汉这样的大人物并没有正面镜头,罗章龙、李立三等人晃了一下就没影了。

  12月初,本刊记者走进“一师”老校区,一股油漆味扑鼻而来。中国成立90周年重点献礼影片《湘江北去》开机不久,将这里作为取景地,刚刚刷完漆。这部电影将讲述青年从第一师范毕业之后的故事,以细节描写中国的诞生。

  如同一座金山,“一师”留下了足够多故事可供挖掘。疑问随之而来:这所历史悠久的师范学校,为什么曾经一代代灿若星辰,之后却星光暗淡?在现有的师范教育体制下,能不能迎来又一个星光灿烂的时代?“一师”会再出现“青年”吗?

  目前,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是全国唯一以培养小学教师为主的本科院校。根据教育部计划,2010年全国取消中等师范教育。在湖南,除了衡阳师范学院、吉首大学培养少部分免费师范生外,湖南绝大多数免费师范生的培养任务由“一师”承担。

  湖南小学教师将尽出“一师”。一定程度上,“一师”掌握了这个中部省份的未来。但是,它将面对的是免费师范生的巨量缺口、迫在眉睫的小学教师断层危机,以及症结深种的城乡差距。

  “学习协会”组织的“学习交流会”开始了,近80名学生到场。同一时间,其他教室举行的则是“校园达人秀”、“中文朗诵比赛”、“营销大赛动员会”等等。这个交流会因此显得有些突兀。

  “学习协会”是全国高等院校中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以学习研究为重点的学生社团。会长李娜是大三学生,协会5个月前才成立,首次招新得到120名新生会员。

  这个协会难免引得熟悉校史的教师“忆往昔峥嵘岁月”。据“一师”校史记载,至1960年,全校有著作学习小组200个。

  文史系的系主任认为,现在的大学生缺乏思想的教育,通过这个协会的交流会,可以达到教育学生的目的,让学生更加拥护。因此,文史系“宿管部”成为这天晚上交流会的另一个主办者。文史系所有宿舍均被要求派人参加会议,并在会后签到,否则要扣班分。

  与青年所在的“一师”全为男生不同,今日“一师”以女生为绝大多数。不过,这个晚上上台演讲的四个人都是男生。

  第二位演讲者则坚信自己也能成功:“当学生时可以倒立看书,他达到了一种境界---看书后可以忘记一切。之所以是伟人,因为他与我们每个人都不同,但是,我们每个人也与他不同,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现场掌声雷动。

  交流会结束后,一名学生告诉本刊记者,他和几个同学正在筹办一个“新新民学会”。他们并不打算关注政治敏感问题,而是“以改造中国师范教育为目标”。

  当年“一师”培养的中国领导人,大多与新民学会有关。这个学会1918年4月18日在蔡和森家中成立,以“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为宗旨,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奋斗目标。这一豪气干云的宣言,被写在“一师”解放后建设的苏联式建筑“火炬楼”上,与九根高耸的红紫色方形立柱和十面红旗搭配,处于老校区最高处,极为醒目。

  新民学会后来成为“五四”运动前后湖南革命运动的核心。1920年写的第一份会务报告中说:“诸人都系杨怀中(即“一师”教师杨昌济)先生的学生,与闻先生的绪论,作成一种奋斗的和向上的人生观,新民学会乃从此产生!”

  据“一师”校史记载,社团富含政治色彩是该校传统,比如,所指导的“崇新学社”往往在中走在全校同学最前列,一次为了学校经费问题,学生到省议会交涉未果,社员当即扯破了省议会的会旗。此外,也存在一些无政府主义的组织。1921年中共湘区委员会建立后,就争取了其中的无政府主义者参加革命。

  就全国而言,师范教育与中国革命关系密切。中共一大代表中就有七位是师范师生(、何叔衡、李达、陈公博、陈潭秋、王尽美、包惠僧)。

  “一师”原副校长孙海林对《望东方周刊》说,在他印象中,加入“学习协会”的大多是来自农村、较为淳朴的学生,“那些每月有三两千生活费的有钱学生不会加入这个社团”。

  自1903年始,“一师”一直以培养小学教员为目的,高举“免费”大旗,没有招收自费生。当年,出身农家的就是因为免费而选择“一师”的。

  “维夏,这份招生广告拟得不错,我看还可以多加几句,免收学费,免收膳食费,另发津贴。字一定要大,要醒目。”

  “自古纨绔少伟男哪,我们办教育就是要招收那些贫而有志的青年,要是把招生看成做生意,只顾着收学费,从学生身上发财,那学校还是什么学校,教育还是什么教育?只剩下铜臭了。”

  后来向美国记者斯诺回忆说:“我在第一师范的几年中,一共只花了一百六十元钱---里面包括着许多次报名费,从这个数目中,我要花掉三分之一在报纸上,因为每月订一份报纸就是一块钱。我常常还在书摊上买一些书和杂志。我父亲责骂我这种浪费,他说这叫做挥霍花在废纸上头。从1911年到1927年,就是在没有走上井冈山之前,我从没有停止阅读北京、上海、湖南每日的报纸。”

  之所以能获得免费教育,是因为甲午战争之后,无论是维新派还是革命派,都认为师范教育是“群学之基”,“欲革旧习智学,必以立师范学堂为第一义”,财政应予充分保障。

  孔昭绶在招生广告中说:“国家之盛衰视人才,人才之消长视教育,教育之良窳视师范。师范者,教育之教育,固陶铸国民之模范,造就青年中国之渊泉也。”

  据校史载,为了保卫“免费政策”,曾发起驱逐校长的运动---1915年,湖南省议会颁布新规:每个师范生要缴纳10元钱学杂费。有人认为这是新校长张干为讨好当局而建议的,于是,起草传单,发动罢课,要求罢免校长。省教育司派来的督学只好答复撤掉张干。

  2008年,“一师”升格为本科院校。根据2010年招生简章,该校招收2200名本科生,其中400名为公费定向师范生,其余为自费生,每年学费3500元、住宿费800元。该校独有的初中起点六年制本科免费定向生,自2010年起每年招收1500人。

  “一师”党委书记詹小平告诉本刊记者,高考的免费定向生招生计划连续两年完成量在300人上下。相比之下,“一师”独创的“初中起点六年制本科公费定向生”反响更好,其生源较有保证,因为“高中生对小学教育兴趣较小”。

  由此分析,2010年“一师”免费生和自费生基本相同。自费生中,不少是外省生,多属中文、英语、音乐等专业,他们毕业后自由选择,不一定去小学,尤其是农村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