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理工大学假他人之手违规乱收费透视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23 23:36

  尽管有关部门对高校乱收费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但仍有不少高校铤而走险,手段越来越隐蔽。四川省最近查处的成都理工大学假手他人违规收取高额“专升本”费,即是其中典型案例。人们不禁深思:高校乱收费屡禁不止的根源何在?

  今年参加“专升本”考试成绩合格并且被成都理工大学录取的44名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四川建院)学生,被迫“自愿捐资”1.5万元至2.5万元不等,并且缴了这笔钱后没有收到任何收据或发票。成都理工大学今年收取“专升本”费,采取了不同于往年的方式:一方面由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代收,另一方面对外界宣称这与它没有任何关系。有人评价说,在国家明令禁止高校收取“专升本”费的今年,成都理工大学此招可谓聪明至极:风险属于别人,收益归于自己。

  今年6月初,原四川建院某系2003级学生李勇等参加了成都理工大学的“专升本”考试,并且成绩过了录取分数线月底四川建院通知他必须缴纳一笔费用才能领取录取通知书,费用不等,第一批录取的缴1.5万元,第二批录取的缴2万元,而第三批录取的缴2.5万元。只有考试第一名才能免缴这笔钱。李勇正好在第一批录取之列,共缴了1.5万元现金。7月29日,学校招生分配处打来电线万元就可以领录取通知书”,李勇等人就在8月17日下午到学校财务处缴清了这笔钱。缴费前他们在学校老师的授意下曾写了一份《申请书》,大意是“自愿捐资给学校购买教学仪器设备”。“必须得写这份《申请书》,不然学校就不让你报名参加‘专升本’考试,或者不给你发录取通知书。”李勇说。

  原四川建院某系2003级学生童全全说:“我缴纳的钱是从福建老家直接转到学校提供的一个账户上的。很奇怪,这个账户是一个私人账户。我问过其他很多同学,他们都说不认识这个账户的主人陈勇。听学校招生分配处的老师说,这些钱的最终去向是成都理工大学,与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这笔费用是由四川建院代收。”

  为了证实代收这一点,记者对四川建院招生分配处进行了暗访。该校招生分配处的一位女工作人员明确地说:这笔“专升本”费是代成都理工大学收取的。但记者在采访四川建院和成都理工大学有关负责人时,他们竟异口同声地否认真正乱收费的是成都理工大学。四川建院副院长鲁亚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逻辑明显混乱:“乱收‘专升本’费的不是成都理工大学。我们学校只是代收……这是陈勇的个人行为。至于那个户主名叫陈勇的账号的来历,我也搞不清楚,那个账号可能是某个学生的。”成都理工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龚灏也说:“我们不清楚这件事,这只是四川建院的行为,与我们成都理工大学无关。”

  尽管死不认账,但四川省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很快查清了事件真相:在四川建院“专升本”风波中,乱收费的真正主体是成都理工大学。目前,四川省教育厅已责成有关高校作出深刻检讨,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记者了解到,这些“专升本”学生大多品学兼优,其中很多来自贫困家庭,这笔数额较大的“专升本”费给其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被迫缴纳高额“专升本”费的每一个贫困生背后,都有一个令人心酸的故事。

  来自湖南省永州农村的乐精明说:“我所缴纳的2万元‘专升本’费中有一大半是家里向别人借的。年迈体弱的父母先只给我寄来1.3万元钱,隔了好几天,才把剩下的7000元钱寄出来。家里已经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父母亲年纪大了,出去打不了工。妹妹前年初中毕业就辍学到广东打工,因为家里供不起。”

  来自山东省菏泽农村的李军说:“我缴纳的1.5万元钱,全是刚参加工作1年的哥哥给的。我在家是老二,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家里很穷,几间破瓦房里啥东西也没有。哥哥负担了我们3个弟弟全部的学费和生活费,大弟弟读高一,小弟弟读初二,我读大学第一年就花了9000元钱。哥哥为此花完了所有的工资收入。今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专升本’,但费用太高,我知道这1.5万元对刚参加工作工资不高的哥哥,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我打算不念了。哥哥说:‘你念吧,当哥的再苦再累也要供你念完大学。’当时,我在电话里哭了。”

  来自四川省达州山区的向明说:“我在班上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如果参加‘专升本’考试,成绩应该没多大问题;但我家穷,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只好放弃。像我这种缴不起那笔昂贵的‘专升本’费而放弃考试的同学,还有很多。”

  成都理工大学违规收取“专升本”费的,并不仅仅限于四川建院的学生。今年,其它某些高校同样在犯与成都理工大学类似的错误,唯一的区别在于,它们侥幸躲过了查处。高校乱收费,几乎每年都在提及,但几乎每年都是旧事重提。其深层原因何在?

  成都理工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龚灏对此辩解道:“高校经费相当紧张,我校从部属院校转为省属院校后,光财政投入一年就减少了好几千万元。近年来高校扩招很快,使得教学资源几近枯竭。”

  不过,对于成都理工大的解释,四川省教育厅监察处处长周明远表示,高校经费紧张是客观事实,但这并不能成为乱收费的理由。特别是今年国家明令禁止任何高校收取“专升本”费,本应该令行禁止,不得越雷池半步。

  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阎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学生缴纳这笔钱后没有收到任何收据或发票,这是违反财务纪律的。可以肯定,这笔钱是在账外流通的,缺乏正常的财务监督。而一笔缺乏有效监管的资金,是很难保证其安全性的。事实上,高校贪污贿赂等腐败行为,往往就是在乱收费的资金上下手的。账外账巨额资金的诱惑,反过来进一步促使高校继续乱收费行为。”